马誉炜:想起那年娘来部队

来源: 赤子杂志11月刊   发布时间:2020-01-08

浏览次数: 490

文:马誉炜

1977年是我当兵的第二年,作为新兵,头一年参加了4个多月的唐山抗震救灾,年底从灾区撤出接着又参与中央“解决保定问题”,随部队直奔行唐和阜平一带搞军宣,制止地方“武斗”,收缴两派群众手中的武器装备。撤回清风店营区时,已经是春节以后了。

转眼春暖花开,初夏就来临了。一天晚上,吃过晚饭,我仍像往常一样,到连队的猪场帮助同年入伍要好的战友、自愿当猪倌的山西绛县籍饲养员卫衍荣打扫猪场卫生,忽然听到有人从连队西墙边喊我:“小马!马誉炜!你母亲来部队看你来啦!快回来吧!”

啊?真的是娘来啦?前些时候,我曾给家里写信,考虑到入伍后,娘因牵挂我总是流泪,参军到部队也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出远门,有时想家想娘,自己也躲进被窝里抹过眼泪,况且连队住进营房后也陆续有战友亲属来队,就在家信里邀请娘有空儿也可以来部队看看,并说啥时候定下行程来,一定提前来电报通知我,好去清风店火车站接。怎么也没接到电报和信件,娘就来了呢!

真的是娘来啦!与她一同来的,还有我那年刚满11岁的五弟。我从连队猪场一溜小跑儿,气喘吁吁地见到正在连部焦急等候的娘和五弟,她俩一看见我,脸上顿时都现出惊喜的光芒。娘说,在家去乡里给我拍了电报,不知咋闹的,电报还不如火车快呢?傍黑在清风店下了火车,正赶上有两位军人赶着毛驴车去车站接人,就把娘和五弟拉上了,人家很热情,一直给送到了连队。

1977年夏在唐县王京镇与娘和五弟合影

那时候,团里官兵亲属来队招待所的条件很差。住室面积很小,没有床,垒的是砖炕,除了一个炕就没有多大地方了,墙面也有些黑乎乎的,住进去要吃集体食堂,上公共厕所,很是不方便。有的军官家属来队,就自己用小煤油炉子做饭,那油烟味儿呛得整个走廊喘不上气来。

娘住进招待所的几天里,手还是闲不住,她把我的军被和褥子什么的拆了洗过缝上,又帮助我同班的战友缝被子、补衣服。一有闲暇,她也领着五弟在营区转转。晚上赶上部队放露天电影,也拿着马扎子去看。一天他对我说,三儿,今天俺碰到一个东北的大个子穿四个兜的军官,人家说知道你,说你新兵就在唐山入党立功,在部队有前途呢。娘说这些时,显得特别高兴和激动,脸上写满了自豪。当时使我感到,我在部队的一行一动,不仅仅是我个人的脸面、荣誉,还系着父母家人的期冀。做儿女的,干好工作,为家争光,为国尽忠,应是最大的尽孝。

因担心娘和五弟吃不下招待所的差劲儿伙食,有时连队吃饺子或包子时,我就给她们打回几个去改善改善。娘见了就说,别这样,可不要让人家连队上说你多吃多占,这里伙食比咱家强多了,每天都有大米白面还吃嘛去?我就对她说,咱从连队打点干粮不算事儿,是连长指导员知道您来队允许我打的。这样说了,娘才放心地去吃。

1979年我(前排中)任排长时与战友们在一起。

正上小学的五弟跟娘来看我,心里还装有一个“小九九”。因他在弟兄中行五,所以家里人从小就喊他“小五儿”,到上学时,学名就顺其自然叫了个“马武”。开始五弟也没感觉这名字不好听,后来人们“马武儿,马武儿”叫得多了,他越听越不爱听。心想哥哥们名字都是在“誉”字辈儿上排列下来,为嘛我的名字非叫个“五儿”呢!来部队的第二天晚上,五弟就有些不快地对我说:“三哥,你得给俺起个名字。”我说:“怎么?‘马武’这名字不是很好吗?多亮啊!再说了,中央委员里还有叫个马小六的呢!”他马上显出一副欲哭的样子:“不好听,俺不喜欢!”我马上哄他说:“没问题,别急,我琢磨琢磨。”过了一会儿,我对他说:“我的名字是炜,你小哥名字是峰,那你就叫辉吧!我们三个偏旁连起来就是山火之光啊!”五弟听了很是高兴,连说这个名字好。于是,从部队回去再上学时,他就在课本、作业本上写上了“马誉辉”这个名字,从此他就有了新的学名。大概这是五弟随娘来了一趟部队的最大收获。

1988年我(前排左二)任团政治处主任时欢送转业军官合影

娘在部队期间,我还利用星期天,陪她一起去了驻地村镇——唐县王京镇。我们那个团队虽然寄信地址写的是“河北定县清风店51046部队”,其实仅是火车站名是清风店,离清风店镇还有十几里路呢!车站所在地实际上是唐县王京镇,一个沿铁路而建的村子,地上到处是运煤列车撒下的黑灰。王京镇有集市、商店、缝纫和修理铺子、照相馆。那时我们新兵请假去趟王京镇,就是进城一样的感觉。那天陪娘逛过商店、集市,就到照相馆,我与娘和五弟合了张影,当然照片上的我还是一脸严肃的样子,毕竟刚20来岁,还不知道怎么装笑。那天还单独给娘照了一张二寸照片。娘那年刚满52岁,比我现在的年龄要小得多,尽管操劳了许多年,但那时她的脸上并无皱纹,头发和眼眉都是黑黑的,两眼也是炯炯有神。没料想,30年后,在王京小镇照的这张照片成了娘的遗像。娘留在世上的单人照极少。

娘从部队回去的第二年,也就是我当兵的第三年,我即在部队提干,被任命为38军114师341团1营机枪连2排排长,定为国家机关行政干部23级。工资每月为52元。

2017.11.20于北京朝阳

责编:丽英(电话:010—65420087 邮箱:chizizzs@163.com)


[上一篇: 祖孙五代一家人 ]    [下一篇: 记忆中的纱杨贵 ]

相关链接